萌白**富二代app

未分类
咪乐|直播|app| 官方下载 3月23日晚,长春市东大桥正式进入封闭阶段,从晚上9点开始,桥梁拆除工作需要的大型设备已经纷纷进场,等待施工。

萧院正顿了顿,再不想办法,他是一定会再发热的,不,下一次发热是必定避免不了的,他们能想的就是想办法降温,然后再消炎。

“你们都想想,手上可还有什么药方,我们再商量出一个方子来才好,”

满宝道:“陛下体内的炎症太严重了,如今还旧伤复发,用下去的药根本来不及消咽喉上的炎症,我看今日天气依旧炎热得很,屋里也不能用冰盆,过了今晚只怕会越发严重。”

方太医伸手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,他往外看了一眼,这会儿还未到午时,天气便已经热得不行了,今年的气候的确很奇怪。

他迟疑了一下,小声问道:“再重两分药……”

“不行,”还没等满宝反对,萧院正已经沉着脸否决了,低声道:“陛下早年打仗坏了底子,平时没病没伤的时候还好,这会儿再下重药,恐怕要出事。”

满宝连连点头,小声道:“今日那一剂药都有些重了,陛下呼吸都重了许多。”

下重药,便是一时好了,那也会坏了根基,而皇帝这时候的情况,再加重药量,那就不止是坏了根基的事情了。

很有可能会出现意外。

“那怎么办?重药不能用,体内的炎症来势汹汹,只以稳健的方子怕是平衡不了。”方太医低声道:“以陛下现在的情况,晚上怕是还要烧。”

萧院正沉重的摇头道:“恐怕到不了晚上。”

四人都沉默了下来,满宝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脑海中的科科,科科特别心领神会的把那管红色的药剂搜出来,就在她脑海中闪呀闪呀……

一个人的旅行

满宝暗道:皇帝不同旁人,她晚上要是还找不到办法,那就想办法把这药灌到皇帝嘴里吧。

不过在此之前,她得去问一声莫老师。

这个世界,连萧院正都没办法,那就只能问莫老师了。

满宝见大家也商量不出什么来,便转身道:“不如大家散去各自想一想办法?想到了再一起商量。”

萧院正也没什么好法子,便点头,不过在散去前,他还是低声将大家团结了一下,“如今正是休戚与共之时,望大家精诚合作,无论如何要将陛下救回来。”

四人齐齐应下,刘太医道:“食君之禄忠君之事,院正放心,在陛下的事上,无人敢怠慢。”

萧院正着才点了点头,点了卢太医道:“卢太医先与我守着陛下,申时后换刘太医和方太医。”

他看向满宝,低声道:“周太医,你的针灸之术最好,不论是陛下降温,还是行药都需要到你,还请你在偏殿休息,我们要请你也方便些。”

这是萧院正第一次叫满宝太医,满宝连忙应下。

满宝和刘太医方太医一块儿移步到偏殿,这里放了桌椅和笔墨纸砚。

三人站在桌前想了想,刘太医道:“我得回太医院找些手册。”

方太医道:“我与您同行。”

俩人一起看向满宝,满宝刚给莫老师发信息,只希望他能赶紧看到回信,回神后见俩人正盯着她看,便疑惑的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看出来满宝在想事情,刘太医也不介意,冲她点了点头后道:“周太医要援助萧院正便留在此处吧,我等先告辞了。”

满宝点头,送他们到门口,这才回到桌前坐下。

吴公公不知道打哪儿悄咪咪的钻了进来,偏殿里没有宫人,这会儿大家心神都在正殿那里,也在正殿那里忙碌呢。

他变出一盘点心来给满宝,小声道:“周小大夫先吃点儿东西?这会儿大家正忙着,怕是顾不上您的午食。”

满宝谢过,问道:“你吃了吗?”

吴公公笑道:“周小大夫放心,我总不会饿着的。”

满宝便捏了一块点心,吴公公见她神思不属的模样,便忍不住压低了声音问,“周小大夫,陛下的病……”

满宝蹙眉看向他。

吴公公立即道:“我并不是要打探的意思,只是我刚从耳房后头过来,却见到有个眼生的宫女站在后窗那儿,因为树挡着也看不清楚脸,我过去时她就跑走了……”

满宝张大了嘴巴。

吴公公压低了声音道:“周小大夫要是不信可以去问明达公主,当时皇后娘娘身边的尚姑姑正要送明达公主回偏殿休息,和咱家一起看见了的。”

满宝想到他们刚才在耳房里说的话,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吴公公见她小脸煞白,便压低了声音问,“周小大夫,陛下的病……”

满宝深深的看了吴公公一眼,半响后轻声道:“虽凶险,却应该可以无虞……”

吴公公面上一松,露出了笑容,又立刻收了起来,他意味深长的和满宝道:“这也是太子殿下的期望,毕竟太子妃就要生产了,陛下怎么也要看到殿下的长子出生才好。”

满宝缓缓的点了点头,只觉得这宫廷果然步步是坑,还不知道站在耳房后面盯着他们的是谁呢。

不过,不管是谁,这都不是满宝能管的事儿,现在最要紧的是让陛下彻底退烧好起来。

满宝放下手中的点心,起身道:“吴公公,我想回东宫里取些东西,只是我现在走不开,不如我写一封信,您替我带给崇文馆的白善,让他收拾好了给我带来?”

吴公公低声道:“白小公子无诏不能往这儿来,不过咱家可以让徒弟亲自过去,白小公子收好了东西交给他,他会给您带过来的。”

满宝点了点头,便研墨提笔写了一封短信交给吴公公。

吴公公塞在袖子里,见没人注意,又偷偷的溜了出去。

他是太子的人,若是叫人发现他这时候接触太医,就算他真的没做什么外人也不会相信的,更何况,他还真做了什么。

这时候打探陛下病情可是大忌。

就是素来耿直的魏知这时候都不敢打探皇帝的病情,而是焦心的和赵国公等人候在外殿焦急的等着。

满宝等人走了,这才坐在椅子上,往后一靠,干脆闭起眼睛将意识沉进了系统里,“科科,帮我盯着外面。”

Tagged